千年的美丽

千年的美丽

梁祝

手起。琴响。

一段远古的爱情,漫过岁月,穿越时空,像风华绝代的女子,有远而近,姗姗飘来。

默默的徘徊在窗前,让激动静止于寂寥。不敢有太多的奢望,惟恐惊动了低诉情语的蝶儿。

蝶儿,仿佛从西双版纳赶来,嬉戏在两弦上下,层层叠叠,密密匝匝。

书声,蝶语。从弦上缓缓流出。天上宫阙,一时不知今昔何年。

一卷薄薄的爱情,翻来覆去地咀嚼,满口的苦涩。在唇齿之间游弋。

一声沉雷,将恩怨,聚散击得遍体鳞伤。曾经的誓言,被阵阵狂风吹落,落于生于死长眠的时空。

一座孤坟,茕茕孑立,拉来一道长长的思念。

风吼。雨泣。蝶儿突然没命的逃,大约是被一串串轰鸣的泪声所惊吓,瞪着恐惧的眼睛看着我,望着历史。

心碎。弦断。只有余音绕梁。

人醉了,梦亦醒了,醉了多少人的魂。一醉就是千年的美丽。

多情的蝶儿哪肯离去,依然守侯在记忆里,编织着亘古的缠绵和凄美。

是谁,在爱情的史册里,留下了最经典的一页?

十里埋伏

寒风萧萧,冷雨凄凄。

纤纤素手,轻轻一拨,秦时明月便折射出一段远古的故事。

十万大军在娴熟的手指间奔腾而来。金戈铁马,刀光剑影。楚汉争霸的幕后一搏,悄悄来开了序幕,惊心动魄。

其实,早在鸿门,范曾一句“竖子不足与谋”,所有的结局早已注定。

厮杀在渐渐隐退,呐喊起来越缥缈。

三千里江山,顷刻间,竟被一道段段的防线层层包围。

四面楚歌,如针如锥,声声刺剜着热血沸腾的胸口。

西楚霸王挥舞长剑,仰天长叹:虞兮虞兮奈若何?

曾经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,如今早已荡然无存。悬在眼角的泪,晶莹剔透。

电闪雷鸣,天哭地泣。

面对乌江滔滔的江水,留给江东父老永远的叹息。

胜者王侯,败者贼寇。历史永远是历史。

秋风撕裂了岁月的伤口,泪水打断了琴弦。铮铮乐音,戛然而止。

后世的听众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:是谁抒写了这千年的遗憾?

二泉映月

残月如刀,夜色似墨。

孤坐黑夜,拉二胡者将自己隔离在一片孤独之中。

冷冷的弦,瘦瘦的人。

一双颤颤的手——十指如柴,轻轻抚过那挂满泪水的胡弦。一生的坎坷凝聚在两根纤细柔软的弦上,如同泉水,从指间汩汩溢淌而出。

两根冰凉的弦,随着牵拉的手,开始回环泉水的的脉脉柔情。

一床光洁的月毯,裹着淡淡的清辉,覆过被黑暗笼罩的心扉。

满腔的愁怨与辛酸,汇成一滴滴眼泪,钻进那跳跃的弦流。在宇宙里幽闲散步的月亮,

一不小心,绊了一脚,划过弦,涓涓叩响盲者的耳膜。

踽踽独步,一泓生命的月泉,波澜在你的脚下,激荡爱听者的心中。

夕阳西下,寻常巷陌,用流血的心,拉开无边的夜色,拉响久已忘怀的沧桑。

曾经凋零的希望,在月光的不断摩擦下,又摇曳地燃起来。黑夜是空的,黎明总会刺破这层薄薄的面纱。

三叠九折,一曲终了。岁月无痕,人生如梦。只有月华如水,淹没了奏者和听者的双眼。

阿炳啊,明月装饰你的弦韵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,可谁来装饰你枯竭的渴望和思念?

高山流水

一座山,一江水。

席地而坐,两手随意一划,青山拥着抚琴人躲开红尘,躲开哗杂,开始吟唱。

记忆还旋转在浮躁之中,潺潺的流水已开始清澈地舔舐耳膜。

宁静淡泊,儒雅至极。

飘逸的弹者在水中温柔着灵巧的十指,七根心弦有节奏地和着绿水歌唱。唱出一种幽娴的神韵,一种恬淡的灵性。

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所谓知音,便是两人的心灵相通,轻轻一点,就会产生美妙的共振。

孤傲洒脱,双目微闭。奏者将听者弥漫在小桥流水的原始画卷里。

怎样的心绪,就会奏响怎样的音乐。

双脚穿行在秀山丽水之间,久久不愿上岸。心灵却穿过时光的隧道,寻访知音的足迹。

鱼需要水,鸟需要巢,人需要知音。

知音犹如鹰之两翼,折断一翅,鹰将永远不能击射长空。

知音已死。心事赋琴,弦断有谁听,

琴碎,音绝。

满腔热泪,仰天一喷,鲜血吮吸着残琴断弦。千万颗心在颤抖。

乐为知己者奏。知己已亡,留琴何用?

青山依旧,绿水依旧。

千古名曲还会响起。可是,谁能诠释“知音”二字呢?

    【全文完】

人已赞赏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